医院人文建设与公立医院改革发展研究综述

发布者: rwyxadmin 发布时间: 2015-09-30 浏览次数: 19

医院人文建设与公立医院改革发展研究综述

面对目前医患关系的日益紧张,公立医院人文建设研究成为可能解决医患矛盾、促进公立医院改革和发展的中心环节。本文通过文献分析,从公立医院人文建设的内涵着手,探讨了医务管理人员医学人文精神、医院管理工作中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医务工作者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和“以患者为中心”的人性化服务理念等问题;并从人文意识、人文环境等方面为公立医院更好地推进人文建设综述了发展方向。

1、研究概况

卫生部在《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思想是“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把维护人民健康权益放在第一位”。医院人文建设正是一种以彰显医学人文本质为基本特征的医院内部管理的组织行为,是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彰显公立医院公益性质和人文性质的重要改革创新。

当前公立医院的全面改革和发展受到医患关系紧张、医务人员职业倦怠现象的严重影响,如何积极倡导并开展医院人文建设,进行人文关怀,增强医护工作者救死扶伤使命感,和谐医患关系,成为目前研究的热点和难点。本文以“公立医院改革”和“人文建设”为主题,通过检索近五年国内学者发表的具有代表性的相关文献,对文献研究成果和研究内容进行分类和总结。

公立医院人文建设相关文献研究主要集中在医院通过改善内外环境[1],建设以人为本的医院文化[2],建立体现医学人文精神的管理制度等方面[3]。但是,医院人文建设的评估标准研究没有相关的研究成果。

2.公立医院人文建设的内涵仍较为局限

医院人文建设的内涵在于利用系统的人文管理理论来构建全新的医院管理平台,即开展人文管理,要以“患者利益至上”为主线,驱动包含组织结构、管理制度、医院文化等密切协调与配合的人文管理模式的构建,进一步巩固和支撑医院人文价值观和战略的实现,推进医院管理本身的可持续发展。医院人文建设要以“患者利益至上”的核心价值观为根本与驱动,关注医患双方主体,通过内部的人文管理对外提供人文服务[4]

目前,奠定公立医院在医疗行业中难以撼动地位的基础,被认为主要在于“治别人治不了的病,做别人做不了的手术”的技术优势,而往往忽视医学人文精神教育。“技术才是硬道理”的故步自封的偏执观念,使得公立医院“重理轻文”,重视对医护人员的技术的培训,却忽视对医务工作者医学人文精神的培养[5]。公立医院虽然在不断强化人文管理理念,但是构建和谐有效的人文管理模式还需不断探索,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2.1 医学人文精神的匮乏

医务管理人员医学人文精神的匮乏。一方面,公立医院医务管理人员的招聘和选拔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从临床一线的医药护技人员转岗至行政管理部门的有着丰富临床工作经验的医、药、护、技人员,另一类是医院新近招聘的高校行政或卫生管理专业毕业生。前者,他们的知识结构通常以临床业务为主,缺乏系统的管理知识培训,医学人文精神的理念更是甚少;后者以高校毕业生为主的新入职的医务管理人员,他们受课程时数限制,医学人文教育课程的设置方面尚存在不足,专业课所占比例较大,人文素质教育方面课程设置不合理,而且主要是意识形态类课程,这就形成了以“两课”为核心,人文素质教育课程明显不足的局面。另一方面,在公立医院日常工作中,忽视医务管理人员医学人文精神的培养,使医务管理人员在日常的医疗行政管理工作中缺乏以医学人文精神服务医院,服务患者的理念,即无法践行医学人文精神的内涵,甚至有可能出现违背医务人员职业道德规范的错误行为。因此,加强医院医务管理人文素质的教育和培训势在必行[6]

2.2对医护人员人文关怀的忽视

医院管理工作中忽视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医学的人文关怀不仅指在医护过程中为患者提供精神的、文化的、情感的服务,以满足患者的健康需求;而且也要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通过内部完善的人文管理,增强医护人员的职业认同感、尊严感与荣誉感,从而自觉追求“患者利益至上”的价值目标和标准,外化为医院的人文服务,提高患者满意度,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是真正实现对患者人文关怀的前提和基础[4]。先前研究认为:医院人文管理首先要以尊重员工为根本,创设一种宽松和谐的氛围,最大限度地调动员工参与医院建设的积极性;其次,要以关爱员工为重心,从组织上关爱包括医生在内的全体员工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及其个人的发展[7]。而目前公立医院管理缺乏科学性,医院管理理论落后于管理实践,管理理念又落后于管理理论,医院管理队伍职业化的道路仍然比较遥远,管理模式基本上尚未适应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激励机制失效,员工收入主要仍受工龄和职称影响,与岗位无关,薪酬凭资论辈,不能反映岗位价值,遏止了职工对新技术、新项目的探索和开展优质服务的主观能动性。在确立全体员工的共同信念和准则时,不能充分尊重员工的价值和愿望,保证员工与医院共同发展,不能实现共赢[8]。未积极采取人性化的宣传和学习方式,例如统一价值取向,培育职业信念;内化医院精神,树立道德标杆;彰显优秀品质,激发共创氛围[9]。通过内化树立良好的领导干部形象、发挥先进人物的示范作用、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活动和新颖的团队培训、营造积极健康的文化氛围以及加强与员工的沟通交流等,提升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10]。因此,医院管理工作中要重视对医护人员的人文关怀,才能使人文大爱从医护工作者传递给每一个患者。

2.3 医患关系信任危机的存在

医务工作者对患者仍未从“要我关怀”蜕变为“我要关怀”。医患关系以医疗行为的发生而存在,以共同捍卫人类的健康为共同目的,医生和患者成为医患关系的主体。然而当前,在我国社会转型和新医改的背景下,医患关系信任危机的现状令人堪忧,部分社会矛盾集中和突出地反映在医疗卫生领域,患者向医生施暴的恶性事件频发,严重干扰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医务人员人身安全遭到不法侵害,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6]因此当病人对治疗结果或医疗服务不满意时,医务人员会立即产生戒备、防范心理,对病人有较强的抵触情绪,长此以往产生了抑郁、焦躁不安等精神压力,加之医疗工作繁重,还兼有工作压力、社会环境压力和心理压力[11],医院如何通过人文内涵建设和人文关怀使医护工作者重新积极的关怀患者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先前研究认为:在进行医疗人文关怀体系建设时,首先应从员工的内心解决服务意识的问题[5],谨记并持续发扬“献身医学、救死扶伤、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医学誓言,关爱每一个生命。要把人文关怀服务作为医院每一位员工的必修课程,作为必备素质,作为员工个人求得现有职位和继续发展的考核标准。要让全体员工深刻认识到:人文关怀服务是医疗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取信于民的大事,也是关系到医院员工生计问题的大事。人人主动参与,发自内心、投入感情地去做这些事,否则,即便医院建筑雄伟华丽,医院环境赏心悦目,但医务人员依旧是“门难进、病难诊、脸难看”,医患矛盾纠纷仍将愈演愈烈[5]

2.4 人性化服务理念亟待加强

“坚持以人为本,以患者为中心”的人性化服务理念仍要加强。医院工作的根本是服务于患者健康,医务人员的基本职责是与疾病作斗争,在保护和增进百姓健康的服务过程中,如何在针对疾病的技术能力和面对患者的人文精神之间保持平衡协调,是现代医务人员必须努力做到的[6]。重点针对当前医疗行业存在的突出问题——收受医药回扣等不法行为,形成依法行医、廉洁行医的良好氛围,坚决预防和杜绝医疗商业贿赂,引导医务人员强化廉洁自律意识,倡导健康向上的道德风尚,自觉抵御不良现象、净化院内风气,推动医院的健康发展[5]。以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为主题,最大限度地满足患者的服务需求,具体体现在服务内容、服务程序、服务环境、服务态度、服务技术和服务行为等方面,抓规范,抓瓶颈,抓细节,增强服务意识,强化日常管理,完善规章制度,促进医疗服务质量的提高,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12]

3. 公立医院人文建设发展方向

3.1 树立人文意识,深化公益改革

公立医院树立人文意识必须立足于以病人为中心,把握文化建设的方向;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医院文化建设理念;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夯实医院文化建设基础;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增强职工的凝聚力[13]。人文意识是医院文化建设的基石,是医疗事业发展的需要,是医院科学管理的重要理念,医院要通过培育员工乐观的心态,培育医院全体员工深厚的文化底蕴,搭建宣教平台,全面提升员工素质,营造良好的人文环境来提升人文意识[14]

3.2 回归公益路径,推动人文发展

新医改背景下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路径,郑大喜等多位学者研究认为应该强化政府的主导地位,政府要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与相关保障措施,政府应加大对公立医院的监管力度[15]。加大政府投资是必要的,但把握投资方向更为重要。政府卫生投入“养供方”还是“补需方”,其投资效果会大相径庭。实践证明,“养供方”难以促进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回归,政府的卫生投资应该更多地用于“补需方”[16]。“养供方”是指公立医院的营运成本由政府全额负担,“补需方”是指政府的卫生投资主要用于对社会成员求医治病时的帮助。董云萍等人认为公立医院的改革必须有明确的价值取向作指引,公立医院改革不仅要充分发挥市场和政府在卫生事业产品提供中的作用,还要使公立医院体现出作为国家公益性福利事业稳定器的作用[17]

3.3 完善补偿机制,加强人文建设

完善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是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基本前提和有效保障,要消除“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需要建立以政府“购买服务”为主的补偿机制,加大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偿力度,适当调整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增设药事服务费等途径解决。

公立医院需要补助的项目如下:购置房屋、设备、固定资产改良和大型维修等方面的资本性支出,重点学科发展和科研项目经费,住院医师培训费用,医院承担公共卫生服务的支出,符合国家规定的离退休人员费用等,这些项目都应该在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补偿范围之内[18]政府在进一步加大补偿力度的同时,也要合理配置不同地区的医院补偿,对不同级别的医院制定不同的补偿标准,加强对公立医院补偿的监测[19]。政府不仅要规划卫生资源,合理利用资金;还应该健全医保体系,调整医疗收费和推行成本核算来提高补偿效率[20]

3.4 构建和谐关系,营造人文氛围

医院人文环境主要包括医务人员之间的关系、医患关系、医院与社会的关系。构建适宜的医院人文环境应该包括转变观念树立新理念、加强医院文化建设、重视医德医风教育、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等方面[21]

我们可以借鉴成功的案例经验:台湾慈济医院的人文建设。人文环境建设方面,慈济医院在建筑设计上力求简洁明亮,环境布局舒适合理,空间布置艺术化,病房服务家庭化,随处可见温馨提示、随手可及便民服务。护理服务方面,医院针对不同人群的需求,提供人性化护理服务。照护文化方面,慈济医院的另一人文文化是每天近200名的志工,他们无所求的全心照顾温馨感人,承担搭建患者、家属和医疗团队沟通的桥梁。人文教育方面,慈济医院的人文教育“不止传授知识功能,更主要是启发每个人的爱心”。在慈济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人文典范,朴实无华,平凡的事迹中彰显大爱,他们带来的影响力得到同行的一致认同,重塑医院人文典范[22]

总之,医院人文建设的良莠将决定公立医院改革发展的成败。公立医院应该高度重视人文精神内涵建设,把握人文建设发展方向,从医务管理人员选拔和培训入手,重视其人文精神培养并提高其人文管理水平,从而提升医院整体人文建设氛围和创新力。通过切实有效地对医护人员开展及时、贴心的人文关怀,使之能更好的理解医院人文精髓,再次激起对铮铮医学誓言和服务宗旨的坚持和发扬,将人文关怀和大爱传递给每一位患者,通过“坚持以人为本,以患者为中心”,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为主题,最大限度地满足患者的服务需求,将会有效地协调医患关系,促进公立医院的全面改革和发展。


参考文献

[1] 包贻洪,包博,王蓉. 加强医院人文建设构建和谐医患关系[J]. 华北国防医药. 2010, 22(2): 174-175.

[2] 翁丽芳. 加强医院人文建设确保医院永续发展[J]. 长三角. 2009, 3(14): 69.

[3] 沈庆莲. 重视医学人文建设构建和谐医患关系[J]. 江苏卫生事业管理. 2013, 24(3): 74-75.

[4] 陈洁. 人文医院的内涵与管理模式探析[J]. 中国卫生事业管理. 2014(09): 663-665.

[5] 张秋菊,李建军. 谈医院管理工作中的人文关怀[J]. 解放军医院管理杂志. 2014(06): 517-519.

[6] 李怡. 新医改背景下公立医院医务管理人员人文素养培养的思考[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4(1): 132-133, 134.

[7] 林海. 论医院管理的人文特征[J]. 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 2008(09): 62-63.

[8] 郑建艇. 新医改后公立医院公益性回归的障碍与路径探析[J].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 2009(12): 44-50.

[9] 施琳玲,张涛. 在文化建设中强化医院的人文管理[J]. 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 2009(06): 16-18.

[10] 黄鹏溪. 医院文化建设与人文管理[J]. 中国农村卫生. 2013(z1): 359.

[11] 郑海萍,周瑞珏,刘琰. 在构建医院公益文化视角下探索医务人员人文关怀建设[J]. 江苏卫生事业管理. 2015(03): 83-84.

[12] 魏燕,刘宏毅. 创建人文医院的探索与实践[J]. 湖南中医杂志. 2013(12): 172-173.

[13] 冯海峰. 论医改新形势下如何加强公立医院文化建设[J]. 企业家天地(下旬刊). 2010(6): 60-61.

[14] 王惠新. 树立人文意识促进医院可持续发展[J]. 卫生职业教育. 2014(11): 132-133.

[15] 郑大喜. 新医改背景下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路径选择[J]. 现代医院管理. 2010, 08(5): 26-29.

[16] 王小丽. 我国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路径探析[J]. 中国卫生经济. 2012, 31(3): 11-13.

[17] 董云萍,王玉芹,吕晖,等. 新医改背景下公立医院公益性回归的路径依赖分析[J]. 中国医院管理. 2010, 30(7): 3-5.

[18] 刘建,万许兵. 我国公立医院政府补偿机制研究[J]. 中国卫生经济. 2009(09): 31-34.

[19] 马雷,李道苹,龚勋,等. 我国公立医院补偿机制现状浅析[J]. 中国医院管理. 2011(07): 7-9.

[20] 赖昕,蔡筱英,龚勋,等. 我国公立医院公益性财政补偿现状与对策[J]. 中国医院管理. 2011(07): 9-11.

[21] 唐安顺. 浅谈医院人文环境建设[J]. 湖南中医杂志. 2008(02): 86-87.

[22] 韩秋英,张锦辉,林丰. 台湾慈济综合医院人文建设见闻和启示[J]. 护理学杂志. 2013(20): 19-20.